三森集团文学网>奇幻玄幻>[bl/gl/bg/gb]快乐岛 > 被乘客压在墙上狠G的大N男侍者/轮船上的剧本杀游戏/被
    银白色的轮船行驶在漫无边界的大洋中,向着它的来处行进。轮船拨开海浪,经过碰撞的海水泛起白沫,像是男人射出来后被反复摩擦的精液。

    书成身上原本整洁的制服已经被撕扯得七零八落,上身的衬衫和马甲狼狈地挂在臂弯上,健硕柔软的胸肌上满是咬痕和指痕,褐色的奶头肿了一圈,谁都看得出来这是被狠狠吸吮过的结果。

    而下身的西装裤则被扯烂了裆部,男侍者粗大的阴茎无精打采地半抬着头,马眼像是坏了一样流水。而他的骚屁眼正艰难地吞吐着一根粗长的阴茎,红肿的穴肉紧紧箍住肉棒。

    随着肉棒粗暴地飞快进出,润滑液经过反复摩擦已经起沫。

    他英俊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头发也被汗水沾湿黏在额头上,眼神已经有点涣散,嘴角和下巴上甚至还挂着没擦干净的乳白色液体,但红肿的双唇依旧在条件反射般呢喃:“客人……求求您了,放过我吧……嗯嗯嗯啊……射不出来了……我快要不行了……”

    然而压在他身上的客人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恳求,反而越发兴致昂扬:“我还一次都没有射呢,给我夹紧!”

    客人一手抬起侍者的腿压在墙上,一手扯开已经破烂的裤子揉捏那团柔软挺翘的臀肉,近乎一字马的姿势让侍者的后穴紧到不可思议,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一米八满身肌肉的壮汉可以做出这样高难度的姿势。客人越发激动,不顾身下侍者的苦苦求饶,抖动着公狗腰疯狂操干,用龟头残忍地摩擦后穴里那块凸起的软肉。

    “侍者先生的敏感点好浅啊,这么浅的骚肉,不会被人玩坏吗?”客人咬着侍者红肿的奶头。声音与他的动作完全不匹配,明明胯下的巨物已经干得男侍者双眼都发直了,他的声音依然游刃有余,仿佛只是提出了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问题。

    “啊啊啊啊啊!”可怜的男侍者却完全没有听进去,连呻吟声都变得破碎起来:“哦哦哦……要……要射了……射进来呀!啊啊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要去了!”

    随着一声尖叫,已经不太浓稠的精液从马眼里喷薄而出,射在了客人的衣服上。用体液弄脏客人的衣服在轮船上是非常严重的工作失误,但两个人都注意不到这一点了。剧烈的高潮让侍者的后穴狠狠咬住客人的肉棒,几乎是寸步难行,客人被甬道里密密匝匝的软肉挤压,爽到头皮发麻,干脆也不再控制,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噗噗射进了书成的后穴。

    “好多、都是精液……太多了,求您、快……快拿出来……”